Edda

我又想学摄影… 我还想烧耳机…
然而我只是只大学穷狗…
0(:3 )~ =͟͟͞͞('、3)_ヽ)_

《两年前》
陌生人请放开我的角
从男人手中接过绳索
我的白色突兀
她的青色刺骨
这是你们的海
不是我在找的湖

《暮鲤》
鲤鱼说可怜啊可怜啊可怜
隐约泛红狂潮闪现
她向水面游去
没有习惯也没有记忆
鲤鱼说再见啊再见啊再见
归于黑暗风平浪静
她错过了日暮
没有感慨也没有情绪

                  《责怪》
油腻拿捏不住的嗜好轻柔撕裂
干枯滴水不进的施以清脆折磨
宣告自得其乐的时而惊起四顾
时而举起砧板欲以孤独诽谤我

                  《开始》
不冻港摇摇晃晃沉下一片树叶
白桦林垂垂老矣走失一只骆驼
百叶窗扑扑簌簌熄灭一颗灯盏
赶路人昏昏欲睡溅起一滴星火

模仿山海经绘本风格画的,山海
他明白,他明白
我给不起
于是转身向大海走去

安卓小哥最讨厌的食物是苹果

古文课老师让写诗

《写信》
二月末笑靥明媚,
洗只烂钢笔打上墨水。
六月打长途电话,
打量架上刻刀痕书背。
十月吱呀摇木椅,
象征啄一口铁锈茶杯。
来年二月灯下星海黯淡,
轻轻抖落空白信纸的灰。

《霉》
埃达饿了,
坐在斯堪的纳维亚把冰岛吃掉。
山海经的火,
爱上罗布泊的盐沼。
我不敢说喜欢,
在你没洗干净的培养皿。

第一次拍食物,然后拍完少了个朋友哈,我也不知道说啥

凌晨那些不回家的人